您現在的位置:海峽網>新聞中心>體育頻道>體育新聞
分享

澳大利亞游泳女選手杰克因藥檢結果陽性,缺席了2019年游泳世錦賽,不過對于自己藥檢呈陽性,杰克并不承認自己是故意服用禁藥,她表示自己沒有放棄參加奧運會的夢想。

澳泳將辯稱交叉感染致陽性 理解霍頓拒同臺領獎

澳大利亞游泳女將杰克被檢測出使用了違禁藥品ligandro,這種藥物可以恢復體能以及增強肌肉,近些年這種藥品在健身圈內非常流行。而杰克接受澳大利亞廣播公司10頻道采訪時,聲稱自己可能是從周圍人那里攝入了這種藥物,“很多人跟我說,他們服用過這種藥物,這只是一些去健身房的普通人,有些人把這種藥物當成一種恢復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杰克還提到了著名的“可卡因接吻”的案例,“記得有一種案列叫做‘接吻可卡因’,就是有人服用了可卡因,這個人是運動員的伴侶,兩人發生了接吻行為,就被傳染了。而我被告知,在那段時間內,我接觸的東西都有可能受到污染,而實際上在我接受檢測前的兩個月,我沒有服用運動補劑。”

澳泳將辯稱交叉感染致陽性 理解霍頓拒同臺領獎

杰克提到的“可卡因接吻”事件,主角是加拿大撐桿跳選手肖恩,他辯稱與一位女子接過吻,由于這位女子服用可卡因,自己被交叉感染,最終肖恩獲得出戰里約奧運資格。還有美國短跑選手羅伯茨在2017年3月被查出藥檢陽性,身體內有probenecid,而羅伯遜聲稱女友一直在服用治療鼻竇感染的藥物,而這些藥物含有probenecid,結果羅伯茨也出戰了里約奧運會,并幫助美國奪得男子4x400米接力金牌。

然而杰克強調自己并沒有以此作為自己的辯護理由,只是希望舉這樣的例子,說明違禁藥物很容易就就能進入運動員體內。而杰克在接受采訪時還提到了中國游泳選手孫楊,“我不清楚他的反應有多糟糕,而我自己也經歷過來自社交媒體的批評,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被欺負和騷擾。”

而霍頓在世錦賽拒絕與孫楊同臺領獎,不過對于同胞杰克服用禁藥行為卻閉口不談,這引發了外界指責澳大利亞游泳有虛偽的一面,杰克對此說道:“霍頓在當時做了一個決定,我尊重他為純凈體育挺身而出的行為,因為我一直都是純凈體育的擁護者。”

杰克目前等待反聽證會到來,但他沒有放棄代表澳大利亞出戰明年東京奧運會的目標,“我的夢想一直是奧運會,不管是東京奧運會還是下一屆奧運會,這個夢想不會消失,我將繼續為之奮斗,我會回來的。”

責任編輯:楊林宇

       特別聲明:本網登載內容出于更直觀傳遞信息之目的。該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該內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權利,請及時與[email protected]聯系或者請點擊右側投訴按鈕,我們會及時反饋并處理完畢。

最新體育新聞 頻道推薦
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
全國冬運會推遲怎么回事 全國冬運會推
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
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
一周熱點新聞
下載海湃客戶端
關注海峽網微信
?